旧版入口
当前位置: 健康频道 > 独家报道 >正文

18分钟从天河机场到协和 我国“绿色通道”首例心脏移植手术成功

2016-05-10 11:37    来源: 荆楚网   

匆忙的医护人员

荆楚网消息(记者徐芳 通讯员黄冬香、张方方、张玮 摄影刘坤维)19时20分飞机准时从杭州起飞,20时31分提前降落武汉,从天河机场到武汉协和医院,32公里一路绿灯,只用了18分钟……5月8日晚,一颗宝贵的心脏,从杭州成功运送到武汉。

两地联手,医院、航空公司、机场、空管、交警大队、媒体等相关单位紧密合作,为了一颗心脏的跳动上演“生死接力”。这是5月6日国家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后实施的首例心脏移植手术。

31岁心衰哥企盼“换心”

现年31岁的王先生是湖南湘潭人,患有“扩张型心肌病”。今年3月,王先生病情恶化,浑身乏力,咳嗽不止且痰中带血,来到武汉协和医院就诊。心外科董念国教授表示,王先生的心衰已非常严重,常规手术方法已失去作用,必须尽快做心脏移植,否则性命堪忧。

4月6日,王先生入住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开始等待心源。在这一个月里,王先生先后收到三次通知,告诉他可能有合适供心出现,但都因为检查结果不相匹配,最终失之交臂。

5月7日,协和医院心外科收到通知,有一颗心源在杭州出现。而这一次,目标供心与王先生完全匹配。当天下午,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董念国教授,立即指示心外科陈澍、楚冲、冯献卿3名医生,准备出发赶往杭州取心。

地空联动接力护”心”

接到任务的陈澍等医生,立即通过“协和南航顺心”微信工作群,把这次取心任务告诉了南航大客户室主任周芸,并得到了详细的航班时刻及建议,并通过湖北分公司联系了南航相关的地服部及运控中心,为三位医生确定好座位及杭州机场的一切地面保障。

5月8日11时,陈澍一行搭乘从武汉到杭州的第一趟航班,12时20到达杭州。17时20分在杭州医院开始心脏获取,17时24分使用心肌灌注液让心脏停止跳动,开始取心,灌注心肌保护液,17时50分获取心脏结束,准备出发前往萧山机场。

从医院到机场,当地医院为陈澍他们安排了一辆救护车,运送心脏。这也是“绿色通道”新政实施后,当地医院作为公立医院为响应器官运输绿色通道所实施的举措。一路上,杭州交警也为他们开道。

18时16分,陈澍一行抵达杭州萧山机场。凭借捐献器官的“电子身份证”——器官接收确认书,他们迅速办理了行李托运,并通过机场特殊通道安检,南航工作人员派运输车将他们护送至登机口,这比正常办理登机手续快上一倍。

19时20分飞机准时起飞,航空公司还特意为他们安排了飞机上靠前的位置,方便他们能较早地从飞机上下来,保证了运输速度。20时31分,航班抵达武汉,提前26分钟降落。此时,距离心脏取出仅过去3个小时。陈澍一行优先出机舱,行李也优先到达提取处,南航工作人员全程陪同,一路绿灯护佑他们出机场。

交警开路打通“生命通道”

出了机场,陈澍他们发现,来“接心”的救护车已开到停机坪,天河机场交警支队、武汉市交管局高管大队、江汉区交通大队早已派出警车接应他们,一路警车带路,接力护送。从机场二通道唐家墩下桥处到协和医院,共有13处信号灯路口和9个大型交通路口,江汉交通大队通过智能化信号灯系统进行指挥,将救援车队经过路口的方向全部设置成绿灯,让车队一路畅通。

考虑到新华路上酒店云集,车队经过时间正好是酒宴散场高峰,交警大队还提前清理违停车辆并疏通交通。楚天交通广播电台也通过微博发出了“开路“的信息,呼吁路上车辆为他们让行。

在多方单位的热情帮助下,这颗宝贵的心脏终于在21时01分抵达医院。用陪同取心的一名工作人员的话说:“从天河机场到武汉协和医院,真正是一路绿灯,32公里的路程,只用了18分钟。这在以往,是真的不敢想的。”

在检查供心之后,21时06分移植手术正式开始。21时40分,心脏成功在王先生体内重新起跳。

心脏“冷缺血”时间仅256分

“心脏供体的保存世间仅6小时,超过这一时间赶不回来,供心浪费了不说,移植患者的性命也危在旦夕。”董念国教授说,这是目前协和医院开展的100多例心脏移植手术中,采用航空交通工具运输心脏中最快的一个。

心脏移植手术一直进行到9日1时10分才正式结束,王先生被转入心外ICU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和发展。

董念国介绍介绍,虽然王先生的心脏移植手术已顺利完成,但后续他仍有数道生命关需闯。

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彭义香表示,“绿色通道”规定的出台,为器官的转运和手术提供了有利保障。他建议,下一步,航空、地面交通、媒体及医院等与器官运送相关的单位,应尽快建立一种更密切、稳固的应急保障机制,确保一旦有器官需要运送,只需一两人出面协调,就能打通所有运送关节,从而为器官的高效转运建立一种常态化、便捷化的保障机制。

另据《楚天金报》报道

从杭州到武汉飞跃700公里 两地为它开启一路“绿灯”

仅4小时!心脏在新主人体内重启

图为:一下飞机,心脏就被立即转至救护车上

文/本报记者高琛琛 通讯员黄冬香 张方方 张玮 图/通讯员刘坤维

从杭州到武汉,距离700多公里,一头是捐出的宝贵心脏,另一头则是等待移植的垂危病人。为了让“休眠”的心脏能在6小时内抵汉“重启”,两地医院、航空公司、机场、空管、交警大队等相关单位,齐心完成了一次与时间赛跑的生命救援。昨日凌晨,在武汉协和医院,这颗心脏顺利植入患者体内,耗时仅4小时16分。

据悉,这是5月6日国家卫计委联合六部委发文,要求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后,医院绿色通道转运的一次“初体验”,也是协和医院心脏移植手术中,采用航空交通工具运输心脏中最快的一例。

三次与心源失之交臂后

年轻爸爸终于盼来希望

31岁的王先生是湖南湘潭人,在广州做玻璃加工的小生意。他和妻子胡女士育有一双可爱的儿女,一家人其乐融融,他的身体也一向很壮实。2014年10月,小女儿才5个月大时,他在一天夜里突然流冷汗、呼吸困难,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扩张型心肌病”,一直用药物保守治疗,却没有明显效果。到了今年2月底,王先生病情恶化,不仅浑身乏力,还咳嗽带血,来到武汉协和医院就诊。

经过医院心内科、心外科专家会诊,王先生患有扩张型心肌病合并严重心衰。心外科董念国教授告诉他,常规手术方法已失去意义,要挽救生命,必须尽快做心脏移植。4月6日,王先生入住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开始等待心源。

在等待的这一个月里,王先生先后收到三次通知,告诉他可能有合适供心出现,但都因为检查结果不相匹配,最终失之交臂。

“每次接到消息,又紧张又兴奋,但后来没成,难免会失望,心情就像在坐过山车。”昨日,妻子胡女士回忆,丈夫成功配型,也颇有戏剧性。因为第三次失败,就在本月6日,成功配型的前一天。全家人都以为这次错不了了,王先生的母亲甚至带着小孙女,买了7日的车票,从老家来武汉为王先生打气。可这次的心源因为大小不合适,又“黄”了。谁知随后紧跟着又“柳暗花明”,在去接女儿的路上,胡女士正愁云满面时,接到了丈夫的电话,兴奋的语气透过话筒都能感觉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终于等到合适的心源了!”

这颗心源在杭州出现,目标供心与王先生从血型、年龄和体重方面,都完全匹配。

看着女儿站在自己面前,王先生亲了又亲:“宝贝真是我的小福星!”

不同于王先生一家的兴奋,5月7日,得到消息后的协和医院心外科备感压力,因为心脏的“保鲜期”短暂,最好在6小时内完成取心并将其移植至患者体内,时间越短,患者恢复越好。外科董念国教授,立即安排该院陈澍、楚冲、冯献卿3名医生,准备出发赶往杭州取心。

首持心脏“电子身份证”

医生走绿色通道抢时间

陈澍等医生,立即把这情况告诉了南航大客户室主任周芸,并得到了详细的航班时刻及建议,为此次转运开启了绿色通道。

“取心要携带手术器械、保存液、冰块、电池等,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过安检,会花费很多时间,我们等不起,南航提供了很多方便。”昨日,陈澍回忆,8日他和同事一共3人从武汉出发,于12点20分到达杭州。在遗体告别等仪式后,17点20分启动心脏获取术。17点24分,医生用心肌灌注液让心脏停止跳动,进入“休眠状态”,即争分夺秒的“冷缺血”时间。从这一时间点开始计算,心脏必须在6小时内移植进入患者体内。17点50分获取心脏结束,他和同事出发前往萧山机场。

陈澍介绍,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他们携带着“器官接收确认函”,上有二维码,这相当于心脏的“电子身份证”,证实这是通过国家卫计委的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分配的器官,沿途单位据此为他们提供便利。

当地医院为陈澍一行安排了一辆救护车,运送心脏。这也是“绿色通道”新政实施后,当地医院响应器官运输绿色通道所实施的举措。路上,杭州交警为他们开道。去时超过一个小时的路程,回程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18点16分,他们就抵达了杭州萧山机场。

此时,6小时已用去近1小时,陈澍一行得到了南航提供的“优先托运、快速通关”服务。到达机场10分钟后,两名南航工作人员迅速帮他们办理了行李托运,并通过机场特殊通道,为他们办理了安检,然后派运输车将他们护送至登机口。这比正常办理登机手续的时间快缩短了一半。

此时,正是航班排班比较密集的时段,空管调度部门保证飞机在19:20准点起飞,并优化了航路,20点31分,航班抵达武汉,比原定到达时间提前了26分钟。陈澍一行最先走出机舱,同时拿走已优先取出的行李。

沿途11个路口亮起绿灯

机场到医院仅用18分钟

陈澍出舱后发现,来医院“接心”的救护车已开到停机坪,天河机场交警支队、武汉市交管局高管大队、江汉区交通大队也早已派出警车接应他们。警车开路,在交管部门的配合下,沿途的11个路口全部亮起绿灯。交通广播电台也发出消息,呼吁路上车辆为救护车让行。

这颗宝贵的心脏,终于在21点01分抵达武汉协和医院。该院心外科刘金平副教授感慨:“从天河机场到医院,32公里的路程,只用了18分钟。在以往,这真的是不敢想的。”

检查供心之后,21点06分,移植手术正式开始。21点40分,心脏成功在王先生体内重新起跳!这意味着心脏解除了“休眠模式”,整个“冷缺血”时间仅256分(即4小时16分)。据中华医学会心胸外科学会副主委、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介绍,这是目前该院开展的心脏移植手术中,采用航空交通工具运输心脏中最快的一例。

昨日凌晨1点10分,手术结束。王先生被转入心外ICU,做下一步的治疗。

心脏点燃新主人的生命

小女儿心心念盼父归来

胡女士回到病房,已经入睡的小女儿突然醒来,轻轻地叫了一声:“爸爸?”昨日,记者采访时,小姑娘时不时看电梯一眼,嘴里喊着“爸爸”——那是她送爸爸去手术室的最后一层“门”,小家伙相信,爸爸会从这个门里出来,并带她回家。

董念国介绍,虽然王先生手术很顺利,但后续他还有数道“生死关”要闯。截至发稿,移植的心脏在王先生体内有力跳动,恢复状况良好。

本月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红十字会总会6部门联合印发通知,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通知明确,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获取人体捐献器官后,可享受快速通关和优先承运服务,并规定了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的一般流程和应急流程。此次转运,则是国家发文后转运器官的第一例。

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彭义香介绍,“国家规则”出台,为器官的转运和手术提供了有利保障。他呼吁,下一步,航空、地面交通等与器官运送相关的单位,尽快建立一种更密切、稳固的应急保障机制,确保器官的高效转运,建立一种常态化、便捷化的保障机制。

编辑:郝菁
关键词:心脏;王先生;器官;天河机场;通道;他们;陈澍;协和;手术;移植

相关新闻

更多>>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