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
当前位置: 健康频道 > 独家报道 >正文

战斗在生死边缘线 一个ICU医生的笔记

2018-02-07 15:38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通讯员 严丽)武汉今天雨夹雪,零下二度,天本就灰蒙蒙的,可我的心情比天空更阴郁。

  刚刚离开的陈先生,可能到死了都不知道曾经有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多么多么的希望他能活下来。他也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人为了他能活下来想尽了办法。

  陈先生不知道我们是谁,估计连我们的声音也没有听过。第一次见到陈先生是周六上午查房。值班同事告诉我,昨日夜里11点,陈先生休克昏迷急诊入院,动脉血氧分压从正常的100mmHg掉到40mmHg,肾功能也不好,气管插管、上呼吸机、肾替代治疗……可到第二天早上情况仍在恶化,呼吸机在纯氧的情况下,氧分压仍旧只有40mmHg多一点,循环不稳,休克加重,尿少,胸片看上去"白茫茫"一片。他需要体外膜肺氧合(ECMO),这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但科室仅有的两台ECMO正在运行了,怎么办?

  在家休息的护士长匆忙从家中赶来,联系厂家调用器材。远在广州开会的钟书记李主任联系院内各个兄弟科室调用可能空置的ECMO机器。我坐在监护台,面前一部电话、一个手机,眼睛盯着监护仪,指导罗博士调整陈先生的状态……

  叮铃铃……,电话响了,哦,不,是手机。光谷院区的占主任打来电话,说器官移植有台ECMO机到下午就可能空出来;

  叮铃铃……,钟书记说疾控中心吴主任那里还有一台,但是似乎型号不对。

  叮铃铃……,这次还是手机。冉博士说心脏大血管外科好像还有一台,可以联系魏主任。

  叮铃铃……,器官移植的那台好像被兄弟医院借走了。

  叮铃铃……,心脏大血管外科的那台在中法院区,需要人员去带回来,起码1个小时。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我不知道接了多少个电话,一会儿是喜讯,过几分钟又落空,希望如同初露的嫩芽,刚探出头又被突来的一场大雨又再次埋入泥土里。

  终于,嫩芽盼来了小晴天。心血管内科的汪道文教授那里刚刚空出了一台,马上可以借给我。我们兴高采烈地飞奔跑去、拖回机器,结果发现氧气的接口对不上。怎么办?

  只能等待光谷院区的那台了,可是冉博士带着设备赶过来要到12点,时间一点点逝去,怎么办?电话时刻对接,商议好模式和置管位置,装机、预充、排气、左右颈内、右股静脉置管……。冉博士一到,所有通路检查完毕,连接,立马开转。

  耶!患者的血氧很快到100%,氧合改善了,但血压仍不好。

  陈先生的家里略微有点复杂,我们得一次又一次的沟通。来的人有她的女儿,有他的续弦,有他的兄弟,有他的姐姐,外甥……从病情到费用、到预后,一笔一笔一项一项的解释,直到所有人都听懂。终于忙完了,才想起来我们都没有吃午饭,时钟已经指向了下午四点半。

  周日早上八点,陈先生各项指标没有明显改善,但也没有恶化。再一次跟所有的家属做了沟通,调整治疗,上了PICCO。忙完到11点半给白班交班后准备回家吃个饭,打个盹再过来。走出校门,觉得累,吃了碗粉出来发现天下起了雨,自觉是老天留我,让回病房。掉头回病房。果然陈先生的氧合又掉了85%以下了。哪里出了问题?于是,镇静、降温、调整ECMO参数……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稳住了。我愣愣地站在患者床边,心里想:"你怎么都要坚持下去啊。最难的头两天已经度过,熬过去就好了。"

  晚上回到家,先生说,累了就睡会吧。上床,脑筋却一直还在转,今天第二天,会有什么问题出现呢?出现了怎么办?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预演……迷迷瞪瞪中,叮铃铃…… "严教授,7床氧和又垮了……"边接电话我边起身。凌晨4、5点的校园还是有灯的,就是风吹的脸上有点生疼。到了病房,处理好病人,太阳已经出来了,不知不觉周一了。

  就这样守了四天。今早,家属突然过来说"我们要回去"。啊!为什么?一点预兆都没有,患者的血压我们已经稳住了,氧合明显在改善,肺里的片子也在慢慢好转,我们现在就是等时间了啊。

  "醒的了吗?你们为什么一直镇静着?"

  "因为患者现在需要深镇静啊,等病情相对稳定了,我们就慢慢改成浅镇静。"

  "那你们能保证病人活吗?能保证以后肾不透析吗?能保证……"

  "我只能保证我会竭尽全力。"多的誓言竟堵在喉咙说不出来。

  "那有什么用?我们已经花了那么多钱了,我们已经做好人财两空的准备了,反正我们今天要走!"

  ……

  最后的最后,我溃不成军。我只能说,陈先生是你们的家人,你们想清楚,以后不后悔就成。你们联系车吧。

  等到中午,家属没来,难道他们改主意了。我心中一喜。

  下午两点,家属要求撤机。不死心的我,再一次要求和家属面谈,再次败北。撤机!撤机后看着还不算特别差的指数,我看着陈先生的脸。轻轻地问他"你也想活对不对?"不死心的我再次找到患者的女儿,带她看看参数,看看病人。然后出门给陈先生的太太和女儿鞠了三个躬,拜托他们如果陈先生在转回当地医院后指标还不错,恳请他们排除万难再坚持两天。因为再过两天,陈先生也许会迎来转机。家属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了,我们知道了。我们会看情况的。"

  我的位置,现在的环境,我没有勇气没有能力跟她们说我能保证还你一个健康的陈先生,因此我也不能要求什么,不是吗?他们有他们的难处。我如是安慰着自己。

  急救中心的医生来了。不死心的我又跳起来,给急救中心的医生反复交代,虽然家属放弃了,但真没到完全没救的地步,请他们路上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也许回到家里,他们看到陈先生醒来,看到病人不错,改主意也不一定……

  此刻,我坐在电脑前,看着窗外阴郁的天气,敲下了这段文字,记录一个从医近20年的ICU医生的心声,一个看起来冷面冷心的人的心声:"先生,请你请你活下去"!记录下我的一个渴望,什么时候医生可以放开手治病,希望这天能早点到来。

编辑:健康频道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更多>>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