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
当前位置: 健康频道 > 2016疾控卫士 >正文

14 郭谋桃

2016-10-09 10:27    来源: 荆楚网   

  郭谋桃,女,汉族,1961年9月13日生,高中毕业,现为江陵县普济镇朱港村卫生室室长,乡村执业医师、乡村主管医师。

  1977年7月被推荐位“赤脚医生”,同年8月进入普济镇中心卫生院学习,历时十八个月。学习期间,刻苦努力,勤奋好学,一年多时间的学习,基本掌握了农村常见疾病、防治知识。1978年底,因村里没有医生,回村后一个人在卫生室工作至2006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启动后才增加人手。

  数十年间,她获得了许多荣誉,包括“荆州市优秀人大代表”、“2013年感动荆州年度人物”、“荆州市三八红旗手”、“全国主题教育活动、湖北省孝亲敬老之星”、“荆州市首届最美家庭”等等。

  几十年风雨,她像一棵树,扎根村头,她是村民的健康保护神。

  毕生的情怀

  ---郭谋桃事迹材料

  这是个标准化的村卫生室,窗明几净,墙壁洁白,地板明亮。现在是早晨5:30分,诊断桌旁一排长椅上已有几位老人等候着。一位头发有些花白,戴一副咖啡色边框眼镜,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在为一位老者量血压查血糖。

  她便是普济镇朱港村卫生室医生郭谋桃。一晃近40年过去了,她仍坚守着当年的承诺,要做村里的“永久牌”医生,而不是“飞鸽牌”。

  (一)初心

  郭谋桃是1962年生人。1977年前任几名“赤脚医生”,因各种原因相继离开,村里一度缺医少药,群众怨气很大。由群众推荐后,大队两委决定推举刚从中学毕业只有十几岁的郭谋桃去学医,据说嫌她是个没结婚的丫头,怕要外嫁出村,还遭到个别大队干部的反对。

  当时大队支书朱圣谟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你要学好,一定要学好,不能辜负全村人的希望,并且要做“永久”牌,不做“飞鸽”牌”。

  当时的她沉思片刻后说:“好,请你放心,我一定学好做好,永不离开。”她暗下决心,开始了从医的第一步。面对陌生的专业术语和复杂的生理学病理学知识,比那些有专业基础的同学,她要付出了多出几倍的努力。学习期间,除跟医生查房、开处方外,其余时间全上治疗班,尽可能多的动手操作,练就了一身熟练的护理功夫。

  学习、学习、再学习,这是她一生孜孜以求的目标。前些年,她参加了各类刊授和函授班的学习,最终获得了《湖北省乡村医生中等专业水平证书》,取得了《乡村执业医师证》、《乡村主管医师证》。

  (二)决心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流行一句话:穷人不害病,只当走大运。那时候因病致贫的大有人在,所以疾病预防是农村卫生工作的重点。她目睹了本村一个小儿麻痹后遗症眉清目秀的姑娘嫁给了一个弱智的男人,也目睹了一个残疾人娶回来的脑膜炎后遗症的媳妇,这些人至今仍未脱贫,也经历过因患疟疾一个生产队有十几个人同时请假的场面。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目前的状况。为响应消灭疟疾的号召,每次发预防药,她都是左手拿水瓶,右手拿药瓶,挽起裤腿,下到田间地头,真正做到送药到手,看服到口,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赤脚医生”。

  1988年夏季,刚回村就赶上第一轮防疟预防开始,小郭在本村二组下田发预防药,由于一个朱姓村民不肯配合,她在做了很多工作,但他就是不愿服药。为了达到“不掉一户,不漏一人”的要求,她坚持不肯走。然而,这样的耐心不但没有得到村民的理解,反而嫌她碍事,破口大骂,还要动手打人,后来在大家的指责下,朱姓村民才肯罢休。强忍着泪水,郭谋桃回到了家里,扑在母亲怀里,大哭了一场,妈妈既愤恨又心疼,“咱们不当这个医生了,不就是每天七寸工分么?咱们又不缺胳膊少腿,干什么不好,我去找他算账,凭什么要欺负一个小孩子。”听到母亲这句话,小郭反倒下定决心,“我不能打退堂鼓,要坚持到底”。于是,她自己去找了大队支书说理。村支书亲自上门批评了姓朱的村民,“你不服药,不光是你个人的健康问题,还会影响别人的健康。”后来村民按要求服了预防药。

  有些小孩恐惧打针,她就与他们先套近乎,先当孩子王,再鼓励个别胆大的男孩带头示范,让他们比比谁最勇敢。这样一次一次的接触,周围的小朋友都和她成了熟人,给各类疫苗注射扫清了障碍。前些年,每年都有麻疹流行,附近的小学,都有学生感染麻疹,可唯独郭谋桃村里的小学没有出现一个病例。

  一个个细心的举动,一句句真情的话语,融汇在所有的防疫工作中,因此她连续六年获得预防工作先进个人。“工作不是图表扬,而是要给老百姓带来实惠。”郭谋桃对获得的荣誉看得很淡。

  1988年,爱人为她争取到了一个到宜昌医专定向委培的学习机会,怀揣“录取通知书”的郭谋桃在宜昌过了两夜,她想村里不能一天没有医生,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她毅然决然回到了朱港村卫生室,现在家人都说这是你终生的遗憾。

  21世纪,国家下决心要“消灭脊髓灰质炎”,连续三年下达免疫任务,胡总书记甚至亲自为儿童喂“小儿麻痹糖丸”。定时发放预防丸,对郭谋桃来说,成了铁一般的纪律。可就在某一天,冷链包已经送达,对象全部预约,郭医生自己却病倒了,高烧不退,头痛难忍,茶饭没进一口,看着诊室里送来已有几个小时的冷链包,既担心疫苗的存活,却又无力迈步,除了数十人自己来卫生室领药,还有近十个没来的小朋友,要上门送药,她只好自己抽药,自己扎针,待稍好转后逐一送药,直至晚上九点才回家。丈夫知道后,既是心疼又是埋怨。

  (三)良心

  2002年,接种流感疫苗时,村里有位妇女,不但不让自己的两个小孩接种,还轻信谣言“打了这种针会影响孩子的生育,他们打针是为了赚钱”。不仅预防工作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郭医生的名声也一度受到了打击,后来在上级工作人员的澄清下,才得以平息。

  为谋取利益,据说有个别医生将五人份的预防药分成了七份,一个针头用几十人,也大有人在。郭谋桃却坚持原则从不违规,“医生吃的是良心饭,一般服务对象很少拒绝医生的安排,有没有昧心只有自己知道。”有一次,镇防疫站通知打腮腺炎疫苗,全村家长都带着孩子来了,每人交五元钱。有一个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的小姑娘,也跟着来了,可她身无分文。看着可怜的孩子,郭医生心想,怎么也不能撂下她呢。于是自己垫钱为这个孩子注射了疫苗,而孩子的奶奶全然不知。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数不胜数。

  “如是为了钱,我早在二十年前就在大城市开个体诊所去了,钱是身外之物,人生的价值不在于金钱多少。”郭谋桃坚定地说。

  2003年,非典的阴霾席卷全国,郭医生每天追踪回归的打工人员,查体温,听肺部;一天24小时报告疫情,整理台账,照顾高度紧张的门诊病人。有些外出打工的父母,频繁电话咨询自家孩子的情况,她经常被半夜吵醒,但仍不厌其烦地耐心回答。她将各类免费消杀药物分发下去,还要逐户指导操作;《防治非典技术操作规程》反复研读,《非典疫情报告方案》逐一落实,神经高度紧张。

  得知有人趁机抬高板蓝根及其他抗病毒药物的价格后,郭医生托人“走后门”从医药公司调回相关药物,按调价分发给大家,通过各种措施,确保村民的情绪稳定。

  几十年来,郭医生的家就安在卫生室。在这非常时期,她没有退缩,没有逃避,把自己置之度外。然而,近三个月她没有去看正在上学的女儿,带给她的只是无限的思念与担忧。

  (四)担心

  “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预防为主,防治结合”,这是一个时代对农村卫生工作的定位。从事基层卫生工作四十个年头,她始终把“防”摆在首位。

  为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力度,郭谋桃自己从工资中拿出几千元买来专用的电脑设备,抽出卫生室里一个医生主要从事公共卫生服务工作,无论是防艾、血防、结防以及中老年人的常年病防治都一一登记在册,健康体检,定期开展,各类台账清晰明了。

  “几十年风雨,她像一棵树,扎根村头,她是村民的健康保护神。”这是“感动荆州组委会”给她的颁奖词。

  数十年间,她获得了许多荣誉,包括“荆州市优秀人大代表”、“2013年感动荆州年度人物”、“荆州市三八红旗手”、“全国主题教育活动、湖北省孝亲敬老之星”、“荆州市首届最美家庭”等等。然而,面对一箱子奖状和荣誉证书,她只是淡淡一笑。“这些都是我的工作份内事,只不过我要兑现我当时的承诺。一生只能做好一件事,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只要条件允许,我还会继续走下去。”

  不过,她也流露出了对村里未来基层防疫工作的隐忧。“我现在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我最担心的还是基层卫生工作怎样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编辑:郝菁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更多>>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美图